1. <th id="cdbjl"></th>
    2. <thead id="cdbjl"><input id="cdbjl"></input></thead>
      <strong id="cdbjl"></strong>
      <code id="cdbjl"><i id="cdbjl"></i></code>
    3. <progress id="cdbjl"><input id="cdbjl"><s id="cdbjl"></s></input></progress>

    4. 新人福利 合成詩經 2022抽獎盲袋·低至9.9元!
      歡迎光臨中圖網 請 | 注冊
      > >>
      日本現代長篇小說:金閣寺(精裝)

      日本現代長篇小說:金閣寺(精裝)

      出版社:長江出版社出版時間:2021-12-01
      開本: 32開
      本類榜單:小說銷量榜
      ¥23.1(4.6折)?

      預估到手價是按參與促銷活動、以最優惠的購買方案計算出的價格(不含優惠券部分),僅供參考,未必等同于實際到手價。

      中 圖 價:¥28.9(5.8折)定價  ¥49.8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
      加入購物車 收藏
      運費6元,滿69元免運費
      ?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,運費14元起
      云南、廣西、海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六省,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
      本類五星書更多>

      日本現代長篇小說:金閣寺(精裝) 版權信息

      • ISBN:9787549280360
      • 條形碼:9787549280360 ; 978-7-5492-8036-0
      • 裝幀:簡裝本
      • 版次:1
      • 冊數:暫無
      • 重量:暫無
      • 印刷次數:1
      • 所屬分類:>>

      日本現代長篇小說:金閣寺(精裝) 內容簡介

      美到了極致,便是毀滅
      一個人走向毀滅的心理獨白,窮究美的靈魂之作 小說以真實事件為藍本,取材于1950年金閣寺僧徒林養賢放火燒掉金閣寺的真實事件。據林養賢說,他的犯罪動機是對金閣寺的美的嫉妒。
      故事主人公溝口天生結巴,嚴重自卑孤僻,因父親經常念及,于是他常?;孟胫痖w的美。父親亡故后,溝口遵照遺愿到金閣寺當了僧徒。正值戰局惡化,他幻想著金閣遭空襲燃燒的模樣,由于這種虛幻性和悲劇性的美,金閣的美在他心中更加輝煌燦爛。溝口彷徨于無法解決的美與丑的對立的現實,苦惱于肉體的劣等意識,與主持的關系破裂,促使他從金閣出走,面對著日本的黑沉沉的海面,一個可怕的念頭悄然升騰……
      或許是戰爭影響了他,使他抱有黑暗的思想。一味只想著美,人就會不知不覺碰到這個世界上*黑暗的思想。

      日本現代長篇小說:金閣寺(精裝) 目錄

      目錄

      001 **章

      023 第二章

      041 第三章

      063 第四章

      084 第五章

      105 第六章

      122 第七章

      152 第八章

      173 第九章

      189 第十章

      209 三島由紀夫·年表


      展開全部

      日本現代長篇小說:金閣寺(精裝) 節選

      **章 從兒時起,父親就常常對我說起金閣。
      我出生在舞鶴東北一個伸向日本海的冷清海角。父親的老家不是這里,而是舞鶴東郊的志樂。他在周圍熱切的期盼下入了僧籍,成了偏僻的海角寺廟的住持,在當地娶妻,生下了我。
      成生岬的寺廟附近沒有合適的中學。*后我離開父母身邊,寄宿到老家的叔叔家里,從那兒步行前往東舞鶴中學。
      父親的老家陽光充足,但每年到了十一、十二月,即使是一絲云彩都沒有的晴天,也會下上四五次陣雨。我多變的情緒可能就是在這塊土地上形成的。
      五月的傍晚,放學回家以后,我在叔叔家二樓的書房里望向對面的小山。翠綠的山腰沐浴著夕陽,就像在原野中豎起了一道金色的屏風??吹竭@個景象,我便在心中想象著金閣。
      從照片和課本上,經常能看到現實中的金閣,但是在我心里,父親所講述的金閣的幻影更勝一籌。父親從來沒說過金閣金光閃耀一類的話,但據他描述,這世上沒有比金閣更美的東西?!敖痖w”這個字本身以及它的發音在我心里描繪出的金閣,是無可比擬的。
      遠處的農田在陽光下閃閃發光,我覺得那是看不見的金閣的投影。福井縣和京都府分界線的吉坂嶺恰好位于正東邊,太陽從山嶺升起。雖然與京都所在的方向正好相反,但我卻在山間薄霧中的朝陽里,看到了高高聳立的金閣。
      就像這樣,金閣無處不在,但在現實里卻看不到,這一點與這片土地旁的海十分相似。舞鶴灣在志樂村西邊一里半的地方,海被山遮住了,看不到。但這片土地上總是飄蕩著一種海的感覺。風經常送來海的氣息,海上一起風雨,好多海鷗就逃過來,落在這邊的田里。
      我身體弱,不管是跑步,還是玩單杠都不如別人,天生的口吃又讓我更加畏縮。而且大家都知道我是寺廟住持的孩子,頑童們總是模仿和尚結結巴巴念經的樣子來取笑我,講談里面有口吃的捕快的情節,他們也總是故意讓我念來聽。
      口吃,不必多說,在我與外界之間設置了一道屏障。**個音很難發出。這**個音,就是我的內心世界與外界之間那道門的鑰匙,然而,這把鑰匙從未順利把門打開過。一般人通過自由地使用語言,讓內心世界與外界之間的門大敞,通風極為良好,但我卻怎么都做不到。這把鑰匙生銹了。
      口吃的人為發出**個音而焦急萬分,他就像一只小鳥,想要掙脫內心濃密的捕鳥膠而奮力掙扎,到終于脫身時,卻已經遲了。當然,外界的現實有時好像也會在我奮力掙扎之時停手等待,但是,等待我的現實已經不是新鮮的現實了。即使我費盡力氣終于到達外界,那里也總是在瞬間改變了顏色,徹底錯位……于是,我覺得只有那樣才適合我,失去鮮度的現實、幾乎散發著腐臭的現實,橫在我的面前。
      不難想象,這樣的少年會懷有兩種相反的權力意志。我喜歡讀描述歷史上暴君的文章。雖然我是一個口吃、沉默的暴君,但家臣們都要看我的臉色,終日戰戰兢兢。我沒有必要用明確、流暢的語言讓我的殘暴正當化。只憑沉默,就可以把我所有的殘暴變得名正言順。于是,我總是樂于幻想對看不起我的老師和同學一個接一個地施以刑罰,也樂于幻想自己是內心世界的王者,是靜觀全局的大藝術家。雖然外表貧窮,但我的內心世界比任何人都富有。懷有無法消除的自卑感的少年,暗暗覺得自己是被選中的人,這種想法是理所當然的吧??傆X得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,還有自己也不知道的使命在等著我。 ……我想起這樣一段插曲。
      東舞鶴中學被蜿蜒的群山所環繞,學校有寬闊的操場和明亮的新式校舍。
      五月的一天,學校的校友、舞鶴海軍機關學校的一個學生請假回到母校。
      他曬得很黑,制式帽戴得很低,帽檐下露出俊秀的鼻梁,從頭到腳都是一個年輕的英雄。他對我們談起紀律嚴格的生活。那本該是悲慘的生活,可他說話的語調就像在描述一種豪華、奢侈的生活。他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自豪,這么年輕就清楚地知道自己謙遜的分量。他的制服上有波浪形的飾帶,胸膛像破風前進的船首像一樣挺立。
      他坐在通往操場的兩三級大谷石臺階上。周圍是四五個聽得入迷的學弟,郁金香、香豌豆、銀蓮花、虞美人等五月的花在斜坡的花圃里綻放,頭上的樸樹開著大朵的白色繁花。
      說話的人和聽眾都像紀念雕像一樣動也不動。而我則隔了兩米的距離,一個人坐在操場的長椅上。這是我的禮貌。是我對五月的繁花、自豪的制服和活潑的笑聲的禮貌。
      然而,比起那些崇拜者,年輕的英雄反而更在意我??雌饋碇挥形覜]有臣服于他的威風,這個想法傷害了他的自豪。他向大家問了我的名字,對初次見面的我喊道:
      “喂,溝口?!?
      我依然沒說話,目不轉睛地看著他。他給我的笑容里,含著一種權力者的示好。
      “怎么不回話?你這家伙是啞巴嗎?”
      “是結、結、結、結巴?!?
      崇拜者之一替我回答,大家都笑彎了腰。嘲笑是多么耀眼啊。對我來說,同年級的少年們那少年期獨有的殘酷笑聲,就像閃著光澤的葉叢一般燦爛奪目。
      “怎么,是結巴???你也想進海軍機關嗎?結巴一天就能給你收拾好?!?
      不知怎么回事,我竟瞬間做出了明確的回答。話語與意識毫不相干,流暢地脫口而出:
      “不去。我要當和尚?!?
      所有人都鴉雀無聲。年輕的英雄低下頭,摘下旁邊的一根草叼在嘴里。
      “嗯,那樣的話,幾年以后我就拜托你了?!?
      那一年,太平洋戰爭已經爆發了。 ……這時的我,的確已經產生了一種自覺。我在黑暗的世界里張開雙臂等待著。終有一天,五月的繁花、制服、壞心的同級生都會投入我張開的雙臂之中。我要在底層用盡力量把世界牢牢抓住?!欢@份自覺如果要成為少年的自豪,實在是太過沉重了。
      自豪必須更加輕盈、明亮,是能看得見的燦爛的東西。我想要看得見的東西。誰都能看得見,我希望那樣的東西成為我的自豪。就比如,他腰上掛的那把短劍。
      中學生人人都向往的短劍確實是美麗的裝飾。聽說海軍學生會偷偷用短劍削鉛筆,故意把這樣莊嚴的象征用于日?,嵥?,真是夠炫耀了。
      正巧那時,他脫下海軍學校的制服,掛在漆成白色的柵欄上,還有褲子和白襯衫?!路x花很近,散發著年輕人身上的汗味。蜜蜂錯把白得發光的襯衫當成花,落在上面休息。裝飾著金繩的制式帽掛在柵欄上,就跟戴在他頭上時一樣,端端正正、壓得很低。他接受學弟們的挑戰,去后面的相撲場地比賽了。
      脫下來的衣物給人一種“榮譽的墳場”的印象,五月的繁花更加深了這種感覺。特別是帽檐漆黑閃亮的制式帽,還有掛在旁邊的皮帶和短劍,離開了他的身體,反而帶上了一種抒情的美麗,仿佛它們本身就與回憶一樣完整……看起來就像是年輕英雄的遺物。
      我確認過周圍沒有人,相撲場地那邊響起了叫喊聲。我從口袋里掏出生銹的鉛筆刀,悄悄走過去,在那把漂亮短劍的黑色劍鞘內側,劃下兩三條丑陋的劃痕…… 也許有人會立即根據上面這段記述斷定我是個有詩人氣質的少年。但是直到今天,別說詩,就是筆記我也沒寫過。用其他能力去彌補不如別人的能力,以此讓自己出類拔萃,這種沖動是我所欠缺的。換句話說,我太過傲慢,成不了藝術家。成為暴君或大藝術家的夢想一直就只是夢想,我完全沒有做些什么而使之實現的想法。
      不被人理解成為我唯一的自豪,因此我也沒有那種表現的沖動,想讓人理解我。仿佛命中注定一般,我沒有任何能被人們看到的東西。孤獨不斷脹大,就像一頭豬。
      突然間,我回想起村子里發生的一起悲劇事件。這個事件與我沒有半點關系,然而,與我有關,甚至我參與其中的實感卻始終不曾消失。
      經過這個事件,我一下直面了所有:人生、官能、背叛、憎恨、愛,所有的一切。而其中潛藏的崇高的要素,我的記憶卻樂于將其否定并且無視。
      跟叔叔家隔了兩戶的人家里,有個漂亮的姑娘,叫有為子,一雙眼睛大而明亮??赡芤驗榧揖掣辉?,這姑娘態度比較傲慢。雖然被大家寵著,卻很孤獨,有時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嫉妒心重的女孩都在謠傳,雖然有為子應該還是處女,卻長了一副石女的面相。
      有為子剛從女校畢業就成了舞鶴海軍醫院的志愿護士。從她家到醫院上班需要騎自行車。但是早上上班得在天將將亮的時候就出門,差不多比我們上學的時間早兩個小時。
      一天晚上,我想著有為子的身體,沉浸在陰郁的幻想里無法入睡,于是摸黑爬起來,穿上運動鞋來到外面,走入夏日拂曉前的黑暗。
      那天晚上并不是我**次想有為子的身體。*開始只是偶爾想想,后來逐漸固定下來,有為子的身體宛如這些想法的匯聚,潔白、富有彈性,沉浸在微暗的陰影里,凝結成帶著香氣的肉體的形狀。我想著觸碰它時自己手指的溫熱,以及手指感受到的彈力和花粉一樣的香氣。
      我沿著拂曉前黑暗的道路向前奔跑。石頭沒有試圖絆我,黑暗在我面前自然地辟出道路。
      道路在前面變寬了,我已經到了志樂村安岡字的盡頭。那里有一棵大櫸樹。櫸樹樹干被朝露打濕了。我躲在樹下,等有為子從村子那邊騎車過來。
      我等待著,并沒有想做什么。我氣喘吁吁地跑過來,在大樹下休息,卻不知道此后自己想做什么。不過,因為我一直跟外界無緣地生活,總是懷有一種幻想,覺得自己一旦跳進外界,一切都會變得容易,也會成為可能。
      蚊子叮了我的腿。四處響起雞叫。我看看路上,遠處有一個模糊的白影。我以為是拂曉的陽光,卻原來是有為子。
      有為子騎著自行車,前燈亮著。自行車無聲地滑過來。我從櫸樹的陰影里跑到自行車前面。自行車好不容易才堪堪停住了。
      那時,我覺得自己石化了。意志、欲望全都石化了。外界與我的內心世界無關,又一次在我的周圍堅定地存在著。從叔叔家出來,穿著白色的運動鞋,沿著拂曉前的暗路跑到櫸樹樹蔭里,這樣的我只是順著自己的內心不顧一切地奔跑。黑暗中若隱若現的屋頂、黑色的樹叢、青葉山黑黝黝的山頂,就連我面前的有為子,都可怕地完全失去了意義。不等我去參與,它們早已融入現實。而且這無意義的巨大的黑暗現實,也以我從未見過的分量向我迫來。
      語言恐怕是能拯救這情形的唯一東西了,我像平常一樣思考著。這是我獨有的誤解。需要行動的時候,我總是被語言奪走注意。這也是因為我難以將語言訴諸于口,注意力都投到這方面,就完全忘記了行動。對我來說,行動這種光華繚亂的東西總是伴隨著光華繚亂的語言。
      我什么都沒看。不過我想,有為子*開始很害怕,發現是我之后,就只看著我的嘴。也許對她來說,在拂曉前的黑暗中,我的嘴只是一個無意義地動來動去、無聊的小黑洞,像野外小動物的巢穴一樣骯臟難看的小洞,所以她只看著我的嘴,確認過那里不會冒出任何與外界連接的力量之后,就安心了。
      “什么??!結巴還要作怪?!?
      有為子說道,她的聲音里帶著晨風的端正和清爽。她按響車鈴,腳踩上腳蹬,像繞開石塊一樣繞過了我。周圍連人影都沒有,有為子已經騎到遠處農田的另一邊,但我能聽到那時不時響起的嘲笑般的車鈴聲。
      ——那天晚上,因為有為子的告狀,她的母親到叔叔家來了。我被平日溫和的叔叔嚴厲訓斥。我詛咒有為子,希望她死去,幾個月之后,我的詛咒靈驗了。自此之后,我對詛咒確信不疑。
      無論醒著還是睡著,我都期盼有為子死去。希望見證我恥辱的人能夠消失。只要沒有證人,恥辱就會從世間消失。他人都是證人。但是,如果沒有他人,恥辱本身也就不會存在。有為子的面容在拂曉前的黑暗里,像水一樣閃光,她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的嘴,在那雙眼睛背后,我看到了他人的世界——決不讓我們獨自存在,又進一步成為我們的共犯和證人的他人的世界。他人必須毀滅。為了讓我能夠真正面向太陽,世界必須毀滅……
      在告狀兩個月之后,有為子辭掉了海軍醫院的工作,整天待在家里。村里人議論紛紛。到秋天要過去的時候,那個事件發生了。 ……我們做夢也沒想到,有海軍的逃兵逃到了這個村子里。中午時分,憲兵到村公所來了。不過,憲兵過來并不是什么新鮮事,大家都沒覺得有什么問題。
      那是十月底的晴朗的一天。我和平時一樣去了學校。晚上學習之后,到了該睡覺的時候。正打算關燈時,我往下看向村里的路,看見很多人,還能聽到類似群狗喘氣奔跑的聲音。我下了樓。玄關站著一個我的同學,他瞪大眼睛,對我和同樣下床出來的叔叔嬸嬸大聲說:
      “剛才,在那邊,有為子被憲兵抓了。一起去吧?!?
      我趿拉著木屐跑出去。那天晚上月光明亮,收割過的稻田里到處都是稻架清晰的影子。
      在一片樹叢的陰影里,黑色的人影聚集、移動著。穿著黑色洋服的有為子坐在地上,臉色慘白。旁邊站著四五個憲兵和她的父母。一個憲兵拿出一個類似便當包的東西,高聲罵著。有為子的父親來回轉動腦袋,一會兒對憲兵道歉,一會兒叱責自己的女兒。有為子的母親蹲在地上哭泣。
      我們隔著一塊田地,站在田埂上看著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彼此沉默地碰碰肩膀。在我們頭上,月亮似乎都被擠小了。
      同學在我耳邊小聲說了一番。
      原來有為子帶著便當包從家里出來,想要到隔壁村子去,被埋伏的憲兵抓個正著。毫無疑問,那個便當就是要送給逃兵的。逃兵和有為子在海軍醫院相愛了,因此懷孕的有為子被醫院趕了出來。憲兵不停追問,讓她說出逃兵的藏身之處,但有為子只是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,始終一言不發。
     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有為子的臉。她看上去就像被抓住的瘋女人。在月光下,那張臉毫無動搖。
      迄今為止,我再沒見過那樣一張充滿抗拒的臉。我一直覺得自己的臉是被世界拒絕的臉,但有為子的臉卻在拒絕著世界。月光毫不留情地流淌在她的額頭、眼睛、鼻梁和臉頰上,但那張凝固的臉只是被月光洗滌著。如果眼睛稍微動一下、嘴巴稍微動一下,被她拒絕的世界就會以此為信號,如雪崩般涌入。
      我屏住呼吸,看得入了迷。歷史在這里中斷了,那張臉對未來、對過去都沒有一句話。這樣不可思議的臉,我們只在剛剛被砍倒的樹樁上看過。盡管帶著新鮮嬌嫩的顏色,卻不再成長。沐浴著不該沐浴的風和陽光,突然暴露于不屬于自己的世界,在這樣的斷面上,美麗的木紋描繪出一張不可思議的臉。只是為了拒絕而顯露于這個世界的臉……
      我不禁感到,有為子在這一瞬間的美,在她的一生中和旁觀的我的一生中,都不會再出現了。但是這美麗的臉持續的時間卻不像我想的那么長。這美麗的臉上突然出現了變化。
      有為子站了起來。那時我好像看見她笑了,月光像是在她潔白的門齒上閃光。對她變化的臉我只記得這么多。因為站起來以后,有為子的臉躲開了明亮的月光,藏在樹叢的陰影里。
      沒能看到有為子決意背叛時的臉,我覺得十分遺憾。如果能仔細端詳,也許我也會對人產生寬恕之心,對所有的丑惡產生寬恕之心。
      有為子指向鄰村鹿原的山陰。
      “是金剛院!”
      憲兵高喊道。 其后,就連我也像個孩子一樣,產生了參加廟會的愉悅心情。憲兵們分頭行動,從四面把金剛院圍了起來,還要求村民協助。出于幸災樂禍的心理,我和其他五六個少年一起,加入了由有為子領路的**隊。有為子被憲兵看著,領頭走在月光下的路上,她那充滿確信的步伐讓我震驚。
      金剛院遠近聞名。這座名剎位于從安岡出發、步行十五分鐘左右的山陰。里面有高丘親王親手種植的榧樹,還有據說由左甚五郎所建的優雅的三重塔。夏天我們經常去那里后山的瀑布沐浴玩耍。
      河邊有正殿的圍墻,破舊的瓦頂泥墻上長著茂盛的芒草,白色的花穂即便在夜色中也光澤美麗。正殿的門邊開著山茶花,我們一行人默默地在河邊走著。
      金剛院的佛堂還在山上更高處。過了獨木橋,右邊是三重塔,左邊是楓林,再往里面,矗立著一百零五級長滿青苔的石階,因為是石灰石,很容易打滑。
      過獨木橋之前,憲兵回過頭打了手勢,讓我們停下腳步。以前,這里好像是由運慶和湛慶所建的仁王門。從這兒往里,九十九谷群山都是金剛院的寺廟領地。
      ……我們屏住了呼吸。
      憲兵催促有為子。她一個人走過獨木橋,我們暫時跟在她身后。石階下方的部分籠罩在陰影里。但中間往上都在月光里。我們散開藏在石階下方的隱蔽之處。在月光下,剛剛變紅的楓葉看上去黑黢黢的。
      石階上面就是金剛院的正殿,朝向左斜方的游廊通往一座像是神樂殿的空佛堂??辗鹛媚7虑逅碌奈枧_而建,向空中探出,很多柱子和橫梁組合在一起,從山崖下支撐著。佛堂、游廊,還有支撐的木架都被風雨所洗,清凈潔白,宛如白骨一般。楓葉茂盛時,紅葉的色彩與宛如白骨的建筑展示出美麗的和諧,但是在夜晚,沐浴著斑駁月光的白色木架看起來既古怪又妖冶。
      逃兵好像藏在舞臺上方的佛堂里。憲兵想用有為子當誘餌抓他。
      我們這些證人屏住呼吸,藏在陰影里。雖然身處十月下旬的寒冷夜氣中,我的臉頰卻是發燙的。
      有為子一個人走上一百零五級的石灰石臺階,像瘋子一樣滿是自豪。
      在黑色洋服和黑發之間,只有她美麗的側臉是白色的。
      月亮,星星,夜晚的云,長著矛杉、嶺線接天的山,斑駁的月影,微微發白的建筑,在這些東西之中,有為子那背叛的、澄澈的美麗讓我沉醉。她孤身一人,挺著胸膛,她有登上這白色石階的資格。她的背叛與星星、月亮和矛杉一樣,跟我們這些證人一起居于這個世界,接受著自然。她作為我們的代表登上那里。
      我喘著氣,不禁想:
      “因為背叛,她終于也接受了我?,F在她是我的了?!?

      日本現代長篇小說:金閣寺(精裝) 作者簡介

      三島由紀夫(1925—1970),日本作家,兩次入圍諾貝爾文學獎。主要作品有《金閣寺》《假面自白》《鹿鳴館》等?!督痖w寺》獲第8屆讀賣文學獎。他一生著有21部長篇小說,80余篇短篇小說,33個劇本,以及大量的散文。其中有10部曾被改編成電影,36部被搬上舞臺,7部得過各種文學獎。他是著作被翻譯成外語版本最多的日本當代作家。日本設立了紀念他的三島由紀夫文學館。

      商品評論(0條)
      暫無評論……
      書友推薦
      本類暢銷
      編輯推薦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中圖網
      在線客服
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